苏家嫡氏(祖孙,父女,兄妹,禁忌,nph,he) .℅m 012 勾他,引他,再一脚蹬了他! (1/1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:bqxiashu.com

自从苏婉婉和祖父苏伯溪有了那不可描述的一夜后,祖孙两人在他人眼里好像更加亲密了些,苏伯溪只要有时间,就会手把手地教孙女功课,苏婉婉也是亲力亲为地照顾起祖父,熬药喂药忙啥忙后,但是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怀疑,毕竟有谁会轻易往祖孙乱伦上面想呢?

何况,大家更加认为这个孙小姐可怜,不得父亲认可,只能更加奉承讨好对她好的苏伯溪。

苏婉婉有了祖父苏伯溪的宠爱,暂时解除了在苏家没有“自己人”的危机,至于那个英俊不凡、出口就是对她的浓浓蔑视,看她如看路边野草的不屑眼神,她心胸狭窄,做不到以德报怨,他的当众羞辱,她记在心里了!

如果是祖父说那些话,坚持那些观点,可能她还没有这样生气,毕竟生她的又不是他!

可是,这些话,却是由生了她的亲生父亲说出来的,开口闭口歌伎的女儿、身份低微,好像沾上就是一种多么恶心肮脏的事情似的!

把责任全部推到当年受人陷害当中,谁是谁非,她又何其无辜,好像允许她住在苏家就是莫大的一种施舍和开恩,呵呵,他苏东莱和他那“高贵”的正妻老婆又有什么不同?

在她苏婉婉眼里,都是空有一副好相貌,会投胎而已。

虚假又让她反胃!a.€om(a)

他不是不认她,瞧不起她吗?

她要拉他下神坛!他不认她,她还不认她呢!

她真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匍匐在她眼前,求她垂怜的样子!哈哈!

要看到这一幕,就得多接触他,引他,勾他,再一脚蹬了他!

苏婉婉心里做好打算,趁他今天休假在家,特意端了自己熬的参鸡汤去到他的书房。

书房门半掩着,她推门而入,一股伤药气味扑鼻而来。

苏东莱背朝房门而坐,精赤着上身,浅麦色的皮肤,肌肉明显却不突兀,精壮而无一丝赘肉,宽肩窄腰,男人魅力强烈又极有侵略性,他好像受了伤,肩膀敷着药缠了绷带,那伤药气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。

受伤的男人不仅没有有损一丝他的男子气概,反而多了几分血腥蹂躏美,更加让人觊觎眼馋他的雄性魅力。

苏东莱听到有人进来,以为是副官杜奕出去拿药回来了。

性感磁性的声音说道:“不用拿药了,这点小伤,算得什么。你去准备一下,明天回军营。”

苏婉婉一听,知道苏东莱是认错人了。

她走近,将鸡汤放到书桌上,柔弱小手轻轻放到他的伤口上,无比轻柔饱含关切地问道:“苏司令,你受伤了?”

瞧瞧,她是一个多么乖巧听话的女儿,他不让她叫他“父亲”,她就从善如流地如他所愿称呼他“苏司令”。

苏东莱的肩膀上蓦然多了一双小手,身后响起少女软嫩关心的声音,他一惊,即使肩膀受伤,也丝毫不妨碍他反手将少女一招制住,压俯在自己的腿上!

齐耳短发、蓝布上衣,黑布裙子,白袜子,黑皮鞋,一双嫩白小腿搭在他的膝头。

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这是他刚找回家的女儿,毕竟他从没将女儿放在心里,就像家里只是多了个吃饭的丫头而已那样普通而自然,根本没烙在他的记忆上!

他看着这学生打扮的少女,一时有些怔愣。

-->>(本章完)
永久备用访问: mmbei.com 不迷路